2023年11月16日

马克扎克伯格要建元宇宙怎么做哎呀都是计算技术搞个混合现实XR还差不多咱们先搞点无

作者 admin

我在2022年2月15日看到了这篇关于元宇宙技术的文章,它的发布时间是在一个叫mg-blog-date的类中。除了这个类,文章还有一个叫newsup-tags的类,里面包含了与元宇宙技术相关的标签。 在这篇文章里,有一张长宽分别为903和498的图片,我可以看到它通过一个名为https://wwwx168.cn/wp-content/uploads/2022/02/1644857586-fjrtru.jpg的网址进行了插入。下面的文章正文中,还出现了一个类叫做toc,其中有一个名为toc-title的类,包裹在标签内。此外,还有一个叫toc-controller的类,里面有一个名为toc-controller-show的变量。在这个类的外面,包裹了一个叫做UL的标签。我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有一段打算用我自己的话来表达。本文中有一个叫 toc-level3 的类,在其中我看到了四个不同的“点”,它们分别是“扎克弗斯德”、“代际飞跃”、“这不是量子计算”和“美好的未来”。 接着,我看到了一段关于文章作者 Max A. Cherney 的介绍,它在一个叫 p 的标签内。紧接着这段介绍,是一句话:“为虚拟世界提供动力所需的技术并不存在”。接下来的一段话中,作者详细地说明了这项技术的潜在发展时间,并提到了马克·扎克伯格对这个技术的热情。 在接下来的一段话中,作者提到,美国企业对元宇宙概念的热议和实现它所需计算能力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要实现这项技术,需要进行巨大的创新,就像数十年来将个人电脑缩小至 iPhone 大小的努力一样。最后,作者还提到了微软公司宣传的一个以 687 开头的数字。这篇文章提到了一些有关虚拟世界的消息,我看到了一段关于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的话,以及将其用作虚拟世界游戏的计划。此外,10月份,Facebook宣布围绕元宇宙展开整个企业形象的改变。还有去年,迪士尼承诺建立自己的元宇宙版本,以“让讲故事不受限制”。 但是,这些想法的实现需要我们构建提供所需计算能力的芯片、数据中心和网络设备的能力。目前,我们的技术还不足以实现这一目标。我们不知道如何或从哪里开始,甚至不知道这些设备是否仍然是半导体。现在没有足够的芯片来构建人们今天想要的所有东西,更不用说元宇宙传教士所承诺的东西了。 据 Nvidia 企业云部门前负责人 Jerry Heinz 表示:“我们今天在超级计算机中看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仍然需要改进,以便能够提供 [a metaverse] 类型的体验。” 此外,这篇文章解释了元宇宙的概念:我们现在所描述的元宇宙至少与20世纪早期的投机小说一样古老。在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一些有关虚拟世界的历史和故事。举个例子,EM Forster 在 1909 年的故事“机器停止”中呈现了虚拟世界的前芯片和前数字版本。70年后,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在 1984 年的《神经漫游者》一书中将这个概念称为“网络空间”。尼尔斯蒂芬森在他 1992 年的小说《雪崩》中普及了“元宇宙”这个词。Ernest Cline 在“Ready Player One”中将其称为 OASIS(Ontologically Anthropocentric Sensory Immersive Simulation 的首字母缩写)。但这些故事中很少描述乌托邦社区。 现在,我们所说的元宇宙可能永远是科幻小说的范畴。但无论你是否喜欢,马克·扎克伯格已经将这个想法推向主流。尽管扎克伯格对元宇宙最终会是什么样子的解释含糊不清,但包含了一些比喻,这些比喻得到了支持者的认可。例如,他称其为“[一个]体现的互联网,你身处其中,而不仅仅是看着”。我认为元宇宙可能会让我们在互联网上做一些“今天在互联网上没有意义的一些事情,比如跳舞”。但是,元宇宙听起来有点模糊不清,因为它的描述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以适应未来可能发生的很多技术变革。可以说,类似元宇宙这样的东西,在视频游戏公司生产的早期形式中可能已经存在。 例如,像Roblox和Epic Games的Fortnite这样的游戏已经接待了数百万人,让他们通过在线观看现场音乐会在虚拟的环境中体验这些活动。而Microsoft Flight Simulator则创造了一个2.5 PB的世界虚拟副本,这个副本会随着航班和天气数据的实时更新而持续成长。 但是,即使是今天最复杂的虚拟世界也无法实现让数十亿人在一个持久的世界中跨越多种设备、屏幕格式和虚拟环境访问。因为这需要大量的处理和网络性能来实现,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 如果要实现这些目标,元宇宙需要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必须得到显著的提升。对于一个真正的大众市场,每天花费数小时在一个虚拟环境中是不可行的。因此,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实现快速和高效的处理和网络连接。这就需要我们不断探索科技发展的新可能性,去寻找元宇宙的新的可能性。我认为我们正在寻找多代计算机来实现能在元宇宙中做某些活动。据Creative Strategies首席执行官Ben Bajarin告诉Protocol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你将看到相对于VR更强调AR的演变,这可能会比现在所见到的远程三维环境更为丰富。” 一开始,芯片是用来为大型机提供动力的。大型机催生了服务器、家用电脑和智能手机等,这些新的版本或多或少与旧的技术相同,只是存在了更小、更快、更便宜的差别。 但是,要实现一个接近乐观版本的元宇宙,它将与之前的计算机发展截然不同。因此,没有人可以具体描述系统要求。但很明显,要实现这个目标,几乎所有类型的芯片都必须比现在强大一个数量级。 在最近的一篇社论中,英特尔的Raja Koduri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猛烈抨击。他写道:“要实现真正持久和沉浸式计算,我们需要将处理能力提高数十到数百倍,并极大地提高数据处理的速度、带宽和存储容量。”我认为,为了实现大规模且可供数十亿人实时访问的元宇宙,需要比现在提高 1000 倍的计算效率。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很难低估。据Koduri估计,要求可能超出计算效率提高一千倍的数量 10 倍。 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Pedro Domingos告诉我,即使假设可以满足这些繁重的硬件要求,也需要软件堆栈的所有层之间更好的通信——从底部的芯片到顶部的最终用户应用程序。他说:“我们现在可以摆脱低效率,但我们不会在元宇宙中摆脱它。整个软件堆栈将更加紧密地集成,这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已经发生,当然还有图形。” 值得注意的是,迈向元宇宙的世代飞跃可能不会是量子计算,至少不是我们现在所想象的那样。距离实际使用还有几十年。我相信,要实现元宇宙,不仅需要量子计算等强大理论的支持,还需要使用算法来设计更加强大的芯片。我了解到,谷歌正在探索这一领域,旨在通过创建定制的、更专业的芯片来提高性能,绕过现有硅芯片的限制,例如制造专用集成电路执行物理运算的芯片。 据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Pedro Domingos透露,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不同的公司——芯片制造商、虚拟世界的供应商等——都将制造越来越先进的芯片。对于堆栈的每一层,从物理到软件,都可以进行一些有用的工作。 Domingos提到,实时光线追踪在20世纪90年代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在几十年后的今天,配备人工智能的芯片如PlayStation 5和Xbox Series X已经可以实现实时光线追踪。谷歌的人工智能芯片张量处理单元 (TPU) 是另一个例子,可以为AI模型提供更快、更有效的计算支持。我相信,在元宇宙中,特殊类型的芯片将变得越来越丰富,而且它们也将成为实现元界的必要条件。 尽管如此,计算领域的变革也需要类似的制造技术的变革。目前,像台积电和英特尔这样的公司正在利用极紫外光刻技术来推动物理限制,以打印出最先进的芯片。最新的EUV机器可以将大量更小的晶体管和功能集成到每个芯片中,但在未来,芯片制造机器可能会变得太昂贵,或者无法进一步缩小功能。 据Bajarin说,“如果看看架构的位置,看看每瓦性能的位置,我不想说我们需要突破,但我们非常接近需要突破。亚一纳米大约需要四到五年的时间,这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不能迈出计算领域的代际性飞跃,则在元宇宙中只能实现低保真版本。虽然这个版本可能比10年前的第二人生更好,但并不足够优秀。因此,特殊类型的芯片在未来将变得越来越重要,以支持元宇宙的更高水平的操作。我认为,更好的图形和更好的网络技术,将为构建某些可持久连接互联网的虚拟世界打下基础,而这也是实现更高层次元宇宙的重要前提。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使用专用的芯片,例如Domingos所描述的,并探索人工智能计算等领域,以处理更复杂但常见的工作任务。 目前,这项扩展性工作的任务非常艰巨,因为从今天的数据中心到未来的数据中心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努力,如Domingos所说。然而,我们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尽管扎克伯格关于元宇宙的愿景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才能实现,但在今天的努力中,Meta已经损失了200亿美元,我们仍然不确定Meta是否拥有足够的资金将这个愿景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