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1月16日

2022开年最热投资赛道竟是虚拟人背后隐藏了什么商业价值

作者 admin
 

METAVERSE
背景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2021年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上,虚拟邓丽君与歌手周深同台联唱,实现了跨时代合作,而这还不只是“邓丽君”,哔哩哔哩、东方卫视等多家跨年晚会都出现了虚拟人的身影,同样数字主持人“小漾”也在新年第一天公开亮相湖南卫视的全新综艺。
继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凭借6条小视频在短时间内涨粉800万,成为抖音现象级的博主后,字节跳动也完成了2022年的第一笔虚拟领域的融资:虚拟人李未可,2021年元宇宙热潮尚未褪去,虚拟人赛道似乎又迎来了新
另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游戏捏脸师月入过万”的话题借着虚拟人的热度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在2009年发行的《剑网3》游戏中就出现了一种新兴职业,他们为玩家提供虚拟形象的面貌设计,而这些设计者被称为“游戏捏脸师”。
但现在,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兴起,这些被捏脸师创造的虚拟形象有了更多的应用场景,并走进了更多用户生活中。
据《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预计,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到2030年将达到2700亿元,这意味着未来将会有更多不同形象、不同功能、不同场景下的虚拟人被创建。相比于有“翻车”风险的明星,虚拟人作为品牌的代言人会更加可控,但虚拟人为何有这么大魅力成为开年最热的投资赛道,为此我们需要从虚拟人的源头讲起。

 

 

METAVERSE
什么是虚拟人?

 

 

通常来说虚拟人是指通过图形渲染、动作捕捉、深度学习等工具在计算机上构建一个与真人相似的虚拟形象,他们有着与人类相似的表现、运动和行为。
从广义上讲,虚拟人、数字人都是指通过现代计算机模拟出的拟人化形象。但虚拟人在外形上更加的逼真,也可以进行交互,数字人则存在于二进制的数字世界中。简而言之,虚拟人就是通过高科技技术打造一个人们想象中的数字形象
在我们开篇提到的虚拟人“邓丽君”,在2013年就曾登台周杰伦的演唱会;而大家所熟知的初音未来在2007年就作为虚拟偶像出道了。因此,虚拟人的发展历程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将整个历程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1980-1999)

日本宅文化于80年代兴起,在动画同人杂志大量显现后,人们开始将虚拟任务引入现实世界。由于受当时制作技术的限制,在以手工绘制为主的情况下,应用极为有限,形象也较为单一。
在这个虚拟人的萌芽阶段,1982年日本动画《超时空要塞》中的女主角林明美,被制作方包装成演唱动画插曲的歌手,并制作了音乐专辑,可以说林明美是世界上第一个虚拟歌姬。
随后,1984年,英国人George Stone创作了名为Max Headroom的虚拟人,不仅样貌和表情动作与人类相似,还参演了电影和广告拍摄,不过这些都是通过对真人演员的特效化妆以及手绘实现的。

 

 

第二阶段(2000-2014)

在21世纪初期,CG技术、动作捕捉技术、语音合成技术等得以发展,而传手绘则逐渐被取代。在这些技术的加成下,虚拟人在外形、动作、声音和表情上与人类更加地相似,从而拥有了更加生动丰富的形象。
由此虚拟人开始进入影视娱乐行业,比如2001年《指环王》中的角色咕噜;2007年,日本制作的少女偶像“初音未来”;2012年上海禾年打造的虚拟歌手“洛天依”。但由于CG和动作捕捉技术等发展还不成熟,因此,整个虚拟人市场规模尚未打开,呈现形式也较为粗糙。

 

第三阶段(2015-2019)

随着数字化进程加快,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兴起,智能驱动下的虚拟人迎来了进一步的发展。不仅是技术层面有了进一步的突破,虚拟人所能呈现的形式有了更加多元的场景。
2016年,绊爱在YouTuBe开设了第一个主播频道,以第一个Vtuber(Virtual YouTuber,即虚拟主播)的身份正式出道。这也正式确立了虚拟主播的概念和文化的开端
2018年,新华社和搜狗联合发布的“AI合成主播”,能以虚拟形象在荧幕前进行新闻播报。2019年,浦发银行和百度共同发布数字员工“小浦”。得益于技术的进步,除了在娱乐影视领域中为观众提供更加丰富的视觉享受,虚拟人也能在服务行业中发挥作用。

 

 

第四阶段(2020-至今)

在社交娱乐产业的推动下,资本加大了对虚拟人领域的投入,短视频平台、直播模式的兴起,虚拟人的商业价值随之凸显。虚拟偶像团体、虚拟偶像KOL、明星分身虚拟偶像、虚拟品牌代言人等等,多样化的发展模式也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
2021年元宇宙概念爆发,而虚拟人作为元宇宙中重要的一部分,不少互联网巨头以此为切入点,纷纷进入虚拟人赛道。比如巴西西班牙混血少女Miquela Sousa、天猫超级品牌数字主理人AYAYI和国风少女翎Ling。
可以说“虚拟人时代“伴随着元宇宙正在快速到来,未来虚拟人还将融合更多的场景与领域。

 

 

METAVERSE
虚拟人究竟有何价值?

 

 

我们已经非常习惯于真人之间的互动了,虚拟人的普及将会带来全新的体验。
虚拟人可以打破时间的限制,让用户有更加多元化的感受。比如上文提到的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就通过使用最先进技术合成了经典歌手邓丽君的虚拟人,并与当红歌手周深同台演绎,这场穿越时空的演唱会唤醒了观众对于以往的回忆,又让人们听到了甜歌皇后唱新歌,体验到了新奇的感受。
又比如,虚拟人也可以让我们与过世的亲人重逢,互诉衷肠,甚至还可以作为一种不错的心理治疗手段。在2020年韩国MBC的一部纪录片《遇见你》中,一位妈妈就用VR与过世的女儿见面,满足了多年的心愿。
不仅如此,虚拟人也可以突破空间的桎梏,让更多人能一起交互,虚拟演唱会就是一大用例,在2021年4月全球知名音乐人Travis Scott携手Epic Games,在其旗下的知名游戏《堡垒之夜》中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虚拟演唱会,同时让2770万人参与到这场活动中,不仅体验新奇,让观众近距离参与互动,在传播效果上比线下演唱会提高了上百倍。

 

 

虚拟偶像比真人明星更不容易”塌房“

最近一些成名多年的明星突然爆出黑料,接连“塌房”,让一众粉丝唏嘘不已,直言浪费了时光,多年付出的感情也被辜负。与其合作的企业和资本方也纷纷终止合作划清界限,然而因此带来的巨大的损失,他们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虚拟偶像却开始异军突起,其有趣鲜活且丰富的形象获得了众多年轻人的喜欢,字节跳动旗下的A-SOUL打造的虚拟偶像女团正在B站悄然走红,其中的一员嘉然(ID:嘉然今天吃什么)在本周还荣获B站2021年百大UP主的荣誉。

虚拟偶像虽然是人为设计形象,但是其背后真实的扮演者会让我们感受到每个角色背后独特的人格魅力,而虚拟偶像的出镜往往是受到规划和安排的,不用担心会有真人明星那样的塌房事件发生,让大家能够放心的喜欢上这些角色。
有人气又不用担心塌房,虚拟偶像这样的特点,也吸引到了资本和企业的关注,一些时髦的企业已经开始与虚拟偶像合作进行推广,资本也纷纷布局虚拟偶像。一时间虚拟偶像迅速从小众逐渐向主流趋势进化,迎来一股小热潮

 

 

虚拟主播成为直播领域的香饽饽

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已超过6亿人,用户以年轻群体为主,30岁以下的用户接近八成。观看直播正在成为年轻人的一种常见消遣方式,主播正在成为一个热门职业,也是许多人副业的选择方向。
但由于内向、怕真人出镜、担心隐私等等问题,许多主播往往是真人不出镜,只能听其言闻其声,互动性大打折扣,也影响了直播效果。
但是最近几年一些如Facerig的虚拟形象软件悄然走红,一些主播开始尝试用这样的软件捕捉自己真实的动作和表情,并以虚拟形象的方式呈现在直播页面上,这比没有画面只有枯燥的声音有趣得多,互动性也更强。
有了虚拟形象,许多主播可以不用担心外形、隐私等问题,可以充分地将自己有趣的灵魂展现给观众,对直播效果有了极大的提升
这自然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主播使用虚拟形象。随后如虎牙等直播平台,B站的剪辑软件必剪也开始提供虚拟形象的功能,虚拟主播正在成为直播领域的香饽饽。

元宇宙的爆发为虚拟人带来了更多想象

在2021年元宇宙概念得到了广泛的传播,众多企业和资本都意识到构建与现实能交互的虚拟世界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而其中虚拟人是虚拟世界中的组成元素。因此,元宇宙的爆发也为虚拟人带来了更多的使用场景和未来的想象空间
比如我们每个人在元宇宙中都需要虚拟形象来代表我们自己,而不同的形象可能会展现我们不同的个性。正如现实中有医美公司、美发公司,我们有改变自己的需求,在元宇宙中或许也会有虚拟人造型师等等,当然捏脸师仅仅是一个过渡职业罢了。
虚拟人还可能与一些知名品牌进行互动,比如耐克就在2021年收购了一家虚拟球鞋公司PTFKT,如果虚拟人能穿上虚拟鞋,那么以此类推,围绕着虚拟人会衍生出非常多的虚拟商品的使用场景。
当然,虚拟人背后也不一定是真人,如果结合人工智能后,虚拟人可能会化身为足以以假乱真的NPC(非玩家角色),如果配合某个有独特背景的元宇宙,比如中国武侠背景的元宇宙,结合一些有智能的虚拟人NPC,那么我们在体验这样的元宇宙时,将会获得更加具有沉浸感的体验。
元宇宙为虚拟人提供了更多的场景,虚拟人又能丰富元宇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而伴随着元宇宙的兴起,围绕着虚拟人的商业和用户将会愈加繁荣。

 

 

METAVERSE
目前有哪些公司在布局虚拟人?

 

 

虚拟人,也就是“avatar”“metahuman”,在元宇宙领域当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回顾过去一年各大公司布局虚拟人的情况,我们不难发现虚拟人的火爆出圈并不是所谓的“千载一时不可逢之佳会“,而是”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虚拟人领域经过了数年的沉淀蓄力,终于在2021年真正意义上在历史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当然,这些令人惊讶的成果离不开先驱者的不懈努力,让我们梳理布局虚拟人的知名企业,一窥虚拟人世界的冰山一角。
2021年元宇宙中发生的最重磅的新闻就是Facebook 对元宇宙的“all in”,作为彻底转型为元宇宙公司的Meta(Facebook的新用名)而言,虚拟人是其绕不过的重要话题。虽然我们在Meta 2021年底发布的Horizon Worlds中见到的“avatar”仅仅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虚拟形象。
实际上Meta旗下的Facebook Reality Labs匹兹堡分部早在2015年就在研究虚拟人技术,并在之后发起了名为“Codec Avatars”的虚拟人项目,使用被称为“突破性的3D捕捉技术与AI系统”来生成栩栩如生的虚拟化身,为未来快速轻松的制作个人虚拟化身提供基础。而未来Codec Avatars技术加入元宇宙,代表着沉浸感的重大飞跃。
在我们因Facebook的孤注一掷而震惊不已之时,创壹科技带着具有鲜明的古风赛博朋克特点的柳夜熙点燃了全网的热情。
随后燃麦科技的AYAYI入职阿里,成为了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西小施、lmma、阿喜一个个为大家所衷爱的虚拟人出现,让普通用户对虚拟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事实上,早在2018年的GDC(游戏开发者大会)上,腾讯投资的Epic虚幻引擎就展示了Metahuman的雏形Siren。而2021年2月虚幻引擎公布了新的创作工具“Metahuman Creator”让所有人都能在几分钟时间内创建出一个基础的虚拟人
在短短的三年里,从Siren到“Metahuman Creator”,虚拟人从一个实验性的概念变成了可批量制造的“产品”,当前在世界范围内诞生了众多虚拟人,Epic Game 功不可没。
而在我们还没有从虚拟引擎带来的巨大震撼中缓过神来,英伟达发布了生成交互式AI化身技术平台Omniverse Avatar让我们再次意识到“未来已来,只是尚未察觉”,这个集合了英伟达最先进的语音、视觉、自然语言理解、推荐引擎和仿真模拟等方面的技术的平台,给了普通入进入元宇宙世界的入口。
但是无论是Facebook、Epic Games,还是英伟达似乎都是技术公司,难道虚拟人仅仅是技术公司对未来的布局吗?事实并非如此。
微软旗下小冰公司打造了新交互形式的人工智能小冰,以一句“在亿万人之中,我只属于你”俘获了一大批粉丝。搜狗AI开放平台打造明星二次元,以黄子韬为原型的韬斯曼、AI合成主播“新小微”让大家看到了偶像的另一种可能,百度为央视网制作的虚拟主持人小灵让大家第一次感受到了人工智能的魅力。
冬奥会优雅亲切的虚拟主播、字节跳动投资的全新虚拟人李未可、清华大学正式入学的虚拟学生华智冰、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联合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上市公司天舟文化、中文在线和奥飞娱乐也纷纷推出自己的数字虚拟人……层出不绝的虚拟人标志着创业公司和大厂的纷纷入局,而资本也应声而动。
截至2022年1月,虚拟数字人相关投资有13笔,集中在虚拟数字人、虚拟偶像以及泛娱乐领域相关技术等公司,2020年全年相关投资共10笔,2019年全年相关投资共6笔
整体而言,虚拟人已经产生了初期的产业链,此时此刻仍有无数的虚拟人正在诞。